04破碎加州梦(2)

    「原来你背后的r是指rhcp,我还以为有这么巧合的事,之前跟你说的艾诺拉.盖伊轰炸机的机尾也写着一个r。话说回来,你还挺会唱歌的,可以考虑餐厅驻唱之类,当作兴趣也不错。」潘亭裸着上身倚在我的怀里,我的右手从她柔软胸部滑到背上刺青,反覆用食指描绘着草写的r。
    「没那么厉害啦,现在也很少有驻唱表演机会。讲的直白一点,现在大家都喜欢看露奶与美腿,逛一下全世界最大的购物频道网站,不都是这类吗?」
    我抿着嘴无奈点点头,明白她暗指某i字母开头的社群网站:既贩售人们的隐私,也同时让人大方展示隐私来换取利益。
    大家声嘶力竭、大力疾呼要捍卫「个资与隐私」,深怕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姓名与手机号码外流出去,讽刺的是,几乎每天都在出卖自己更多的「隐私」而毫不在意。智慧型手机与社群网站就是隐私大拍卖的场域;女性强力批判物化女性的各种行为,却无视一堆「网美女孩」的言行举止简直就是压迫与歧视女性的帮兇。心底暗自感叹时,想起研究所读到的「基进女性主义」理论─男性也会成为性别歧视下的受害者,女性也可能变成复製歧视体制的加害者。
    「网路无隐私,甚至想找失联已久的昔日恋人也有办法。」我不禁喃喃自语。
    「大哥,你又失神了,好像只有在『爱爱』时才会非常专心。」
    「对不起、对不起,为了补偿我的失神与疏忽,那就再来一次。」
    「哪有这样的?」故意发出娇嗔的她已伸出不安分的左手,挑逗我的慾望极限。
    「可…可以了,没办法了。」我用手阻止她进一步的引诱。
    我深知她不会想再来一次,毕竟每做一次都应当是一种「等价交换」,哪有平白无故献身的道理,况且还是跟没有感情基础的「陌生人」做爱?
    遇见潘亭的第二个周末夜,我鼓起勇气透过朋友辗转约到她,相约每个月两次的「等价交换」。她说自己很少做「全套」,而且还必须特地北上。这也是我第一次和交往以外的女性发生关係,刚开始进行时我显得相当不好意思,她贴心地引导我完成整个愉悦过程。
    欲言又止的潘亭缓缓开口:「其实我参加过歌唱选秀比赛,可惜第一关就被刷掉了。」语毕,潘亭逕自唱起选秀失败时的歌曲,毫无任何畏惧姿态。
    「啊…是呛辣红椒的"californication"(加州淘金梦)。」
    一位具有魅力的女子裸着发出淡淡光泽的胴体,正唱出记忆深处留声机不知反覆播放多少次的歌曲。
    「现场看真的好有震撼力喔!」她在浑厚贝斯音墙下凑近我的右耳,使我不由得燥热了起来。
    台上主奏吉他手帅气踩下效果器,开始自行改编的点弦独奏。
    那是我和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livehouse观看乐团表演。
    平时个性文静的她,要求我带她去点「不一样」的地方,尝试新鲜事物与接收不同体验。
    学生时代的我,最大兴趣就是浸淫在文学与摇滚乐之中,还曾担任某知名乐团发起人的音乐电子报乐评,因此可以免费进出他们所经营的livehouse。这里的周末夜晚总是摩肩接踵,狭小空间里氤氳靉靆,瀰漫烟雾与啤酒味,接着是震耳欲聋的双大鼓声与白色噪音吉他音墙,一种很「布考斯基」式的氛围,随后在毫无心理准备下,开始了今天的演出。暖场后的第二首歌曲就是rhcp的「加州淘金梦」,乍听之下是首动听抒情歌曲,实际上充满哀伤与黑暗气息。
    歌曲开头是低沉贝斯声线搭配清脆却瀰漫低迷氛围的吉他和弦,整首歌的编曲极具巧思,难得在乐曲中段的乐器演奏是以厚重扎实又极具跃动感的贝斯为主、guitarriff为辅;现场演唱会版本则改用具有难度的吉他独奏形式呈现。
    「这首歌叫什么?」
    我随着拍子点头大声回答:「"californication"加州化!」接下来跟着一起哼唱副歌,她也跟随具有放克节奏的歌曲而扭摆身躯,右手自然地拿起啤酒喝了起来。我的视线不在台上卖力演出的乐团,从始至终放在身旁的她。
    「欸,这首歌到底在讲什么?」她用左手肘轻轻顶了我一下。
    「溪流的源头往往不是河流,而是矗立眼前的绝望大石。」我小声说出歌曲主要意旨与自己的真实心声。
    「你说什么?大声一点。」
    我藉机靠近她迷人娟秀的脸庞:「你不是正准备托福考试(toefl)吗?自己去查,有点悲伤讽刺外加带有限制级的色彩。」
    「你很坏耶!」这次她故意肘击我的腹部,难得见到她如此大胆。
    好希望这首歌曲的长度再长一点─加州的「日落大道」不应该只有21英哩。
    加州淘金梦…毕竟是一场梦,终究会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