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槐树的雨停时(2)

    那时还没有智慧型手机,按下简讯发送键后,我忍不住先发出笑声。这是洛夫相当有名的《爱的辩证》部分诗句,我十分喜欢这首诗。
    彼端传来强忍的憋气闷笑,过了一会儿,身旁手机简讯提示音响起:
    "我写了五行关于火的诗
    两行煮咖啡
    两行留到最后一个冬天取暖
    剩下的一行
    送给你在颱风来袭停电的晚上读我"
    脑筋动很快的他马上引用并改写洛夫的诗回击─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我哈哈大笑,故意把浴缸中的水往外泼。我明白他不会乱来,开始放松心情泡澡。那一夜,我们什么也没做,可是他趁我泡澡时,偷偷掀看我那天所穿的水蓝色内衣款式被我给瞧见了:「女王赦免你的罪。」我偷偷说给自己听。
    浴缸持续发出象徵自由的白色气泡。
    没想到再次来到这里已是十多年之后,而且是被丈夫与闺密联手背叛,在伤心欲绝之际独自前来。
    泡在按摩浴缸中的我,一口气把咖啡奶酒饮尽,酒精逐渐发挥作用,红润了我的双颊。我揉了一下双眼,继续看着他传来的电子邮件:
    "我记得曌馨喜欢读诗,我想不起哪位诗人写下:终其一生,我们只为寻找最初失去的那个人。可是「那个人」真的存在或失去过吗?那个人是否可能就是自己。
    爱,是一条来自地狱的狗。
    也许我们都被狠狠咬了一口,却只能发出无声吶喊,内心某个地方慢慢起了未知变化,如同大地雪融后冒出新芽,然而那新生绿芽将生长成什么?我们茫然不知,只能任凭它随着时空经过而生长,甚至佔据心中的某块领域并在心底蔓延它不断冒出的根部。
    万延元年的足球队解散后,我有好长的一段时间无法去爱人。
    你知道吗?爱,是可以被科学化并进行研究探讨。之后我长期服用抗忧鬱药物,根据研究,某些成分会抑制用药者对于爱的强烈欲念,不单单是生理上的阻碍,心理上也会失去爱人的能力。可是我心中一直留着你的影像,还有你传给我的诗─那个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汽车旅馆之夜,是我人生中最煎熬的时刻之一,曌馨,你是否还记得?
    「爱情太短,遗忘太长。」聂鲁达如是说。
    这封信件的前半部很早就写好了,后半部是方才补上,或是说我正在等待发出电子邮件的引信被点燃,却矛盾地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到来。你一定很好奇为何此时是我寄信给你?我又是如何知道你的联络方式甚或是你现在的情况?
    被你称为「春天小熊」的我,于六年半前被佳徽在网路上找到,正确的时间点是你在旧金山湾区第一次发生胎动的那天。约莫在七八年前,我藉由写下你我之间的琐事,偷偷美化润饰后变成一篇篇的小故事发表在个人部落格,聪明伶俐的佳徽很快就利用「网路无隐私」的特性找到我并用电子邮件往返联系。
    起初,她只是想好奇我单恋你的种种过程,一年后,竟然变成探询我是否对你依然怀有爱慕之情?因为她和小bell的父亲恋爱了!
    假如我还爱着你,佳徽想重新促成我和你之间那断了弦的旋律。于是她开始告诉我有关你的一切与近况,甚至是你对她吐露的心事,有时也偷偷倾诉bell的父亲如何与她幽会,或是对你的感情及想法。
    太愚蠢也太荒谬!
    当年在课堂上的你突然敲开我的灵魂之门,即使我们那时还未曾说过话,那时的强烈情感便已嵌入我的意识之中。
    我对佳徽坦言始终忘不了你,日月同空的美丽奇幻景象永远烙印心中,但是我更明白你的个性以及对爱情的执着。幽暗森林入口处的告示牌我很早就看清楚,我却依然毫不犹豫奋不顾身地进入,我一样也有属于自己的执着。
    很欣慰你还留着离别时写给你的情诗。其实那不是原来的版本,最初想写出一种俏皮感的散文诗,最后再加上这段「突然有股衝动想询问你一些关于初夏的事:例如紫阳花的花期是几天?天气开始热了,想换上哪几件美丽洋装?你…能不能顺道在8月12日来临之前喜欢我?」然而我的世界始终下着雨……
    对了,艾诺拉.盖伊的故事我想要补充一点:山口彊先生。
    他是何方神圣?山口先生是位悲惨的受害者,8月6日的小男孩在广岛用力揍了他一拳;三天后,胖子在他的家乡长崎又用肥胖的身躯衝撞他,山口彊短短三天内经歷过史上唯二的原爆事件却都倖存下来,简直就是死神的剋星,这段「双重被爆」甚至被拍成了电影。
    曌馨现在也正经歷着两次原爆事件,但是你一定可以存活下来。
    就我的观察,bell父亲是爱你的,只不过那份爱在很早之前便產生多层次转变,蜕变成你所不知道的面貌。不过这只是我的侧面观察,毕竟我所得知的一切都是由佳徽转述,一切还是要由你亲自去面对,去詮释你心中那份「爱的辩证」。
    洛夫所写「爱的辩证」最后是:非我无情/只怪水比你来得更快/一束玫瑰被浪捲走/总有一天会漂到你的手中。
    那束玫瑰我留了十四年,现在无法漂到你的手中,如同《秒速5公分》主角贵树无法将亲笔信交给明里,况且我也变得不一样了。一年前我已经结婚,现在搬迁到台中居住,不再从事法律相关工作,想办法从业馀写作者跃身为职业作家,才能养家活口。如果有一天成功了,可能会把你我之间的往事写成小说,希望你能事先允许。
    爱情的开始总是下着雨,等到槐树的雨停时,日月同空的瑰丽景象会再次绽放耀眼光芒。
    你的春天小熊上
    p.s.此刻起,我再也不会和佳徽联络,更不会与你联系,毕竟水来的太快嘛!对了,先放下手中的咖啡奶酒,改尝一口pi?acolada。"
    我自浴缸中起身,披上洁白浴袍:「果然是个笨蛋!」可惜这句话传不到他的耳中。
    这封电子邮件我读了两遍,一开始触发了若有所失的愁绪,就在方才起身后,黏腻在心中的失落感慢慢滑落。
    笨蛋吶!女王行事可是你掐指一算就可全部料到?
    我把酒杯摇呀摇
    摇出了一座寂寞森林
    摇呀摇,摇出了一头棕色小熊
    摇出一片绿茵上未曾展开的浪漫……
    我再点了一杯pi?acolada,啜饮其中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