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节

    简昆看着他:“吃你的饭去,当驴当上瘾了,不干活就难受?让你歇着还不好?”

    “那好吧。”他说着顿了顿,“但是……”

    “但是个屁。”简昆不让他退缩,“就一女孩儿,能吃了你?”

    “……我也不是怕她……我就是……说不来,不知道怎么说……”

    简昆:“刘岩浆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觉得是你爸凶还是这姑娘凶?”

    他认真想了想:“我觉得吧,这姑娘比我爸凶。”

    简昆笑了一下。

    刘岩:“你笑什么啊?你问这问题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吃饭去吧。”

    晚上简昆给章玥打视频说了这事儿。

    章玥挺高兴:“刘岩浆这傻小子就没看出来?”

    简昆:“能看出来至于单身到今天么。”

    “他不是怕她么,能成吗?”

    “你还不知道他,话说得比天大,其实压根儿没主见,找个主意大的姑娘挺好。”

    章玥道:“听你说的,我都想见见这姑娘。”

    “等你下次回来我组个局约个饭。”

    于是又一个周末,一帮人齐聚饭店。

    再露面的吕芯没有扎小辫儿了,齐肩的头发又黑又直,仍戴着一副大耳环。

    几人边吃边聊,一通交道打下来,吕芯总结:“我就说以他的性格怎么能混到现在,原来背后有你们这些军师。”

    刘岩说:“不是军师,这都是我的靠山。”

    薛恒道:“也不是什么靠山,我们都是好多年的朋友,一直互相照顾。”

    许君莉啜了一口杯里的饮料:“刘岩浆对朋友还是很好的,之前他们做事需要钱,他把压箱底儿的钱都贡献出来了,还问他爸借了一笔。”

    “哦哟。”刘岩惊道,“难得听你说句人话。”

    许君莉真想骂他白痴,活该万年单身狗,但她没开口,冲着吕芯笑了笑。

    饭后他们又去唱歌,这是刘岩强项,他霸着话筒就没松过手。许君莉怂恿吕芯和他pk,俩人合唱一首荷塘月色,薛恒举着个手掌道具摇得啪啪响,一下子把氛围拉到最高点。

    挨着门坐的简昆悄悄戳了戳章玥的胳膊,章玥转头看着他,他指指屋外,章玥便随他一前一后溜了出去。

    俩人手牵着手在夜空下散步。

    “我看能成。”章玥说。

    “嗯,不成人姑娘也不会和我们吃饭了。”简昆道。

    “真好。”章玥又说。

    简昆笑着看了看她,抓起她的手亲了一下:“我也觉得好。”

    她想了一下,笑:“怎么有种废儿子终于成器的感觉?”

    “可不,拖油瓶么。”他握着她的手来回晃着,“我看中一辆车,明天你也去看看。”

    章玥:“你才上班没多久,现在就买吗?”

    “内部价,划算。”他说,“也不是我开,主要给你买的,来回方便。”

    “你定吧,我也不懂车。”

    “那也得去看看啊,你挑个喜欢的颜色。”

    章玥说行。

    俩人又聊起别的。这家ktv离花园路很有一段距离,他们竟就这么聊着走了回去。

    那地上的尘土似蹚过的艰难,终于被俩人并肩抛在身后。

    第56章 预谋

    两年后。

    宽大的办公桌后是面简洁屏风, 屏风两侧的格子里摆放了几样装饰品,最右边的遮光帘盖了窗户一半,以致室内光线正好。

    屋里正安静, 忽然传来几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椅子上的人盯着手里的文件, 头也没抬:“进。”

    一穿着西装的年轻人推门而入:“简总,环城日报的记者到了。”

    简昆抬头:“安排他去会议室,我两分钟后过去。”

    秘书应声去安排。

    两分钟后, 简昆去了会议室。穿着蓝色衬衣戴一副圆框眼镜的赵文兴听见动静时立即站起来。

    “哥……简总……”赵文兴脸上挂着不好意思的笑。

    “你们几个中就你没良心。”简昆边说边拉开椅子坐下,“说好的会回来找我, 就你没来过,怎么, 我这儿没新闻可挖了就没价值了?”

    “不是哥, 我这两年出国了, 刚回来, 不信你去查……不信我把证件给你看……我没带在身上,一会儿采访完我就回去拿, 拿来给你亲自过目。”赵文兴恨不能长两张嘴。

    简昆笑了一下:“行了,你出国的事儿我早听他们说了,逗你呢。”

    赵文兴愣了一下, 憨实地笑道:“哥你还是这么幽默。”

    俩人又聊了几句, 采访正式开始,主采简昆的人生感悟和事业发展。

    这两年间,简昆除了管理那家4s店,还和朋友合资盘了五个门面,又在度假村开了两家酒店。

    因他出生背景和如今成就反差极大, 早成为街头巷尾议论的焦点, 每逢议论时, 大家伙儿不免对他赞赏有加,甚至训导自家小孩儿要像他学习,顺便再唾骂一遍他那已经过世的赌棍爹。

    与此同时,各地陆续有人跳出来说自己曾是看着他长大的街坊邻居,滔滔不绝聊起电厂时他的少年意气,仿佛自己是预料成真的神仙,绝口不提当年对他的鄙夷唾弃。

    赵文兴早就对他做过深入调查,知道他年少时的背景,他一边摆正了录音笔,一边在纸上草草写下:所有人都随波逐流,只有他绝地逢生,成了这片土地的主人。

    在他回答完上一个问题后,赵文兴接着问:“听说最近爆火的网红打卡点,星月城堡,也是简总出资建的?”

    “是。”简昆道,“星月项目我们筹划已久,不止这儿,未来三年会在各地新建。”

    赵文兴又问了几个问题,最后话锋一转:“简总结婚了吗?”

    他可没忘记当年他为了见对象一面而滞留在南市的事儿。

    听见这个问题,简昆顿了一下,淡笑着道:“快了。”

    ……

    下午五点,开发区南枫街的小学响起了放学铃声,片刻后一群孩子们像开闸的洪水一样涌向校门口。

    这幢新建的学校十分气派,气派的楼里有间气派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几个忙碌的老师,还站着几个挨训的学生。

    “章老师,有人找!”一片嘈杂中有人冲着窗边喊。

    章玥抬起脖子往外看,随即站起来慌慌忙忙跑过去搀着许君莉:“你来干什么呀?”

    许君莉已有五个月身孕,她穿一件v字领的连衣裙,那料子很显身材,衬得肚子更大,周围的人看见都自觉让开,连捣蛋的小学生路过时都放慢了速度。

    章玥看了看她的脚,庆幸她还知道穿双平底鞋。

    “谁叫你不接电话啊。”许君莉在她的搀扶下大咧咧往椅子上坐下。

    “我忙着呢。”章玥说。

    “刚那老师可告我了啊,你下午就一节课。”

    “我们老师又不只是上课,还有别的事儿忙。”她边说边拿了杯子倒水。

    “哎呀,我不渴。”许君莉制止她,“干什么呢这是,以前多懂事儿的姑娘啊,谈了两年恋爱谈矫情了,吵个架跟谁都摆脸子。”

    她板着脸道:“我又没跟你摆脸子。”

    许君莉看着她:“这还不叫摆脸子?嘴都拉到胸口了。”

    章玥:“你别替他说话啊,我不爱听。”

    许君莉放缓了语气:“……人现在是简总,手底下管着百来十号人呢,偶尔照顾不上你也是能够理解的,你还人民教师呢,这点儿理解能力都没有?”

    “我就是太理解他了,理解得过了火,他现在都敢发脾气吼我了,牛什么啊,不就是小混混变成大老板了么,我又不稀罕。”

    许君莉笑:“怎么还酸起来了,他是大老板你不就是老板娘么,多好的事儿。”

    她还烦着:“别提他,烦。”

    “行,不提他,跟我走呗?”

    “去哪儿?”

    “spa。”

    章玥看了看她的孕肚:“你现在能行?”

    “有给孕妇专门做的。”

    章玥不太想去。

    许君莉看穿了她:“你别不想去啊,我一个孕妇多么可怜。”

    章玥:“行行行。”

    于是开着车载许君莉一块儿去了。

    俩人聊了些八卦,又数落简昆一阵。

    后来章玥突然道:“我想分手。”

    许君莉愣了一下:“不至于,啊,不至于,不就是吵架么,谁还不吵架呀,我和曹元儿平均三天一架,不照样过得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