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

    话虽然怪了点, 秦倏只当他在夸奖了。

    秦倏本想带大蛇出门吃顿好的犒劳下,大蛇却一口回绝, 说晚上开着的馆子都比白天少一半, 蛇才不去, 蛇要等周末吃大餐, 要吃全是肉的自助,不要海鲜!!

    这种要求……怎么可能不答应。

    感觉像家里孩子考了全年级第一,想要奖励只是吃一个三块钱的可爱多,懂事得让人心疼。

    一人一蛇泡过澡,秦倏抱住蛇躺在床上,也许是因为这条蛇平安回来了,又或者是因为精神彻底放松,秦倏刚躺下,脑袋往大蛇肩膀上一磕,睡着了。

    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大蛇睁开一只眼,确定他睡着,又把另一只眼睛睁开。

    啧,这个人类……大蛇尾巴勾住叠得整齐的被子抖开盖到秦倏身上。

    光抱着蛇可不会变暖和。

    系统固然解决了,但后面还有一些收尾工作需要大蛇配合。

    在被迫耐着性子参加完几个会议,签了堆五花八门的文件报告保证书意见书之后,大蛇终于解脱了,面对官方抛出的橄榄枝,大蛇眼皮不带眨的拒绝,无他,蛇又不图稳定,体制内那点工资不够他养家糊口,他还想赚钱买大房子给人类住呢!

    再厉害的蛇,不靠违法犯罪打家劫舍,想赚到钱也是很不容易的!!

    秦倏听完有些唏嘘,他本身不具备考公条件,毕业前就没考虑过这个选项,直接入职公司当社畜了。相比之下,大蛇是真的潇洒,轻易把安定与保障抛在身后,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奋斗。

    大蛇不要的位子拾荒人很乐意接过。

    第二天桌都没搬来,他人先到了。年轻人心心念念的女神也跟着拾荒人选择更稳定的生活。两人关系既像爷孙又像父女。

    没多久,年轻人那边传来好消息,他父亲从疗养院醒了过来。

    听拾荒人透露,年轻人的父亲是因为生意上出了问题着急周转,身边能借的朋友都借了遍,还差一些,于是被人忽悠进了游戏,结果菜鸟关都没过去。好在进游戏前,别人为了宰他一笔特意向他兜售没人要的道具,年轻人的父亲讨价还价花了三千块买下,最终因祸得福保住一条命。

    最近温度有明显回升的趋势,冬天虽然还没过去,每天最低温已达到零上十几度。

    秦倏摘掉围巾手套,脱去毛绒背心,却对这种现象感到不解,担心是不是系统留下的后遗症。大蛇对此见怪不怪,称这是来自世界的喜悦,都重获新生了,还不让人家心情好乐一乐啊?

    春节前后,公司大手一挥给了十天假,机会难得,秦倏决定不留在原地过年,带着大蛇出门走一走玩一玩,体会下各地的风土人情。

    大蛇拿出他考到的驾照一通炫耀,还提前租好车,要带人类去自驾游。

    车子驶上高速,大蛇一边在导航的逼逼声中调整方向,一边拿余光睨着整理背包的秦倏,终于憋不住问道:“人类,你都不怕吗?蛇可是第一次开车载人!”

    “嗯?”秦倏发出小小的疑惑,感受了下路况后说,“但是,你开得很稳,出市区前那个别车加塞的你都没理会……”其实出发之前秦倏着实捏了把汗,他想象中的大蛇开车,是把私家车开得像油门踩满的赛车,路怒症十级患者,一边开车一边摇下车窗和人对骂,实际上不愧是从驾校顺利毕业的好蛇蛇,还是很遵守交通规则的。

    “嗤,那种赶着去投胎的蛇跟他计较什么??人类,你得这么想,没准他老婆躺车上等着上医院生孩子呢,这么一想是不是瞬间不暴躁了?我这一脚油踩下去里外不是蛇的,你肯定会去给人赔礼道歉,何必呢。”

    秦倏拧开保温杯借着喝水笑了一下。

    所以,自己又有什么好怕。

    一人一蛇沿着做好的自驾游攻略一路开,最后一站,是秦倏从小生活过的地方。

    外面的变化很大,这里除了翻新一条路,别的似乎还是一派原始状态。

    秦倏把小青年碎片埋在一棵青苹果树下,大蛇说,重新做人很难了,当个灵异生物还是没问题的,没准以后还能被哪个小道士捡走,开启传奇人生。

    新的一年,大蛇终于做好准备,带着他的启动资金大展身手了。

    秦倏当然也要陪着蛇一起去奋斗拼搏,不过在此之前,他选择把自己攒下的年假用掉,再提离职不迟。

    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秦倏拿出那本岳父先生留下的造型古朴的书本。

    打开一看,却有些惊讶。

    他以为上面会是神秘世界的知识与常识,好比融到他身上再没什么动静的规则之力该如何使用,平时是否需要做一些练习,有没有注意事项……

    但现在想想,这些东西可能才是那位先生眼里最不值一提的。

    而且对方也不像是能细心想到这些的男士。

    意料之外,但又情理之中,这是一本记录了大蛇从小到大成长中点点滴滴的记事本。

    立体的画面,每翻一页会自动播放,配着那位咸鱼先生娓娓道来的讲述。

    最开始,只是伴随着宇宙一同诞生的原初黑洞,胆子却意外大,悄悄跟踪尾随潜伏在暗处,试图一举吞掉祂。

    觉得好玩的咸鱼先生把黑洞变成自己的孩子,打包带回家了。

    从那以后,世上便多了条短短胖胖的小黑蛇,咸鱼先生不懂得如何当一个合格父亲,也没想到因为黑洞自带的吞噬属性,导致小黑蛇不同于别的怪物,它是需要吃东西的。

    等到咸鱼先生有天想起这条小黑蛇,发现那块地盘里除了一个短短胖胖的“小圆环”,什么都不剩。

    小黑蛇吃掉了所有东西,连石头都没放过,最后饿极了,把自己尾巴含到嘴里一点点往下吞,吞到最后自己变成一个小圆环,再也吞不了,发现介个不能次,又一点点吐出来……没一会又感觉到饿,再次重复起这个过程。

    咸鱼先生总算觉醒祂为数不多的良心,但祂与小黑蛇的梁子,仿佛天生就结下了。

    小黑蛇看起来很孤僻,总喜欢自己一条蛇盘在岩石上,晒着没有温度的光。就这样晒啊晒,小黑蛇逐渐变成大黑蛇,它变得更孤僻了。

    咸鱼先生知道,这条蛇有着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它高兴的时候,尾巴尖尖会翘起左右摇晃,忧郁的时候,尾巴尖下垂耷拉在岩石上,愤怒了就会拿尾尖在岩石上戳出一堆孔洞……咸鱼先生也曾鼓励它多出门结交朋友,它要么表现得不屑一顾,要么把别人家孩子打到粉碎性骨折,从此小黑蛇觉醒了打架的爱好,它从一条孤僻蛇,变成了战斗蛇。

    可它看起来还是很孤独。

    咸鱼先生有时候也会陪它坐在岩石上,一坐便是很久,久到小黑蛇鳞片发痒坐不住了,不由凶狠问祂:你没有别的事吗!坐蛇旁边干什么??

    咸鱼先生说: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就在干什么呀。

    小黑蛇说:呸,你才不是!我是坐在这里思考,而你只是单纯坐着,脑袋空空,两眼空空,屁股黏在石头上,没有人把你撬走,你能坐到天荒地老。

    咸鱼先生知道小黑蛇说得没错。

    可祂还是不懂。

    祂不知道小黑蛇在思考什么,不明白这样的思考有何意义,但祂隐约清楚小黑蛇这样做没有错。

    咸鱼先生安排小黑蛇文静的哥哥403来和它相处,结果一猫一蛇半天都不到,扭打着冲到祂面前,说再也不要跟这个讨厌的家伙相处了,话不投机半句多!!

    可咸鱼先生又能感觉到,它们的内心并不讨厌彼此。

    很奇怪。

    咸鱼先生大大的脑袋里充满无数小小的疑问。

    直到有一天这两个孩子都要去迎接属于自己的宿命之战。

    咸鱼先生也将目光投注到这个世界。

    祂好像终于有点明白那是一个怎样的孩子。

    在这个世界祂读到不少有趣的故事,圣诞老人的,拇指姑娘的,还有可爱的小王子……祂好像又多懂得了一点。

    小黑蛇在怪物世界里总是格格不入,所以时常显得孤独,它不能理解那些在它眼里看来没有意义,又愚昧的行为,它冷漠看着,看得越久越发确定那就是些蠢货。

    它是怪物世界里异类,是只特立独行的小怪物。索性它从没有质疑过自己,孤独高傲盘踞在黑暗里,直到有一天,它掉进这个世界,遇到另一个同样孤独的孩子,两个孤独的灵魂相遇了。

    作为一个明辨事理的长者,咸鱼先生很清楚怎样才是正确选择。

    小黑蛇应该选择力量。

    它本就是为此才坠落进这个世界,它应该拿回能让它从此脱离怪物枷锁,变成“祂”的那份力量……

    可这样的结局,真就是最好的吗?

    咸鱼先生首次向自己的内心询问,虽然祂很可能没有内心这种东西,祂得到了答案,原来祂期待的是另一种结局,祂会为两个孩子牵手拥抱而雀跃,会为两个孩子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感到美好,祂想这份美好不要像流光一样一闪而逝,小黑蛇孤独的背影,祂想,祂已经看腻了。

    怪物世界的小王子遇到了独属于它的人类小王子。

    这样的相遇本身就很美好,不是嘛?

    作为一个本该明事理的长辈,这样的想法可能缺乏理性,但这就是祂所期待的结局。

    最后,祂会永远为这样的结局献上祝福。

    秦倏是笑着看完的,他抬手抹了下脸颊,却摸到一手湿润。

    他起身走到窗边推开了窗。

    树上春花落下枝头,又被后来的轻风卷起,飞向远方。

    这确实,是一个美好的新世界。

    作者有话说:

    这回真的没有啦!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感谢一路陪伴(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