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节

    祁盛放大照片来看,看到苏寒站在江萝身边,心里很不舒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祁盛不再是站在江萝身边的那个人了,明明应该是他,从小到大都是他。

    祁盛才是最应该陪在江萝身边的人。

    宛如天经地义,就像宇宙真理。

    江萝生日前夕回到家,祁盛在客厅等了她很久。

    他穿着件简单的黑t,半倚在沙发边,手里拿着一本《月亮与六便士》小说,额前碎发修剪得很随意,手臂线条紧致。

    “你在等我吗,祁盛。”江萝换了鞋走进屋,好奇地问。

    “嗯。”

    “有事吗?”她将包包挂在钩子上,然后去阳台看猫猫。

    “明天生日,我订了餐厅,跟你确定一下需要邀请多少朋友。”

    “啊,不用。”江萝漫不经心地说,“我和宋时微、孟纤纤她们一起去游乐场玩,苏寒也去,你也一起吗?”

    只听“砰”的一声响,沙发边柜上祁盛最心爱的动漫手办,掉在地上摔碎了,咪咪和公主俱是一惊,诧异地看看两位小主人。

    江萝皱起眉头:“怎么了?”

    男人那双修长白皙的手,缓缓握了拳,嗓音压抑而低缓:“你要和他们出去玩?”

    “对啊,之前都约好了,你去吗。”

    “不去,我很忙。”

    “真的不去吗?我生日啊…”

    “不去。”

    江萝失望地回了房间,掩上门,门外男人打扫了地面的手办碎片渣子。

    过了会儿,脚步声由远及近,在她门口停驻。

    他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江萝背抵着门,闭上了眼,强忍着心底的酸涩。

    每年她的生日愿望都与他有关——

    “祁盛平平安安。”

    “祁盛开心快乐。”

    “要永远永远和祁盛在一起。”

    “想成为祁盛的女朋友。”

    ……

    今年,她的愿望如果没有他,那就希望世界和平吧。

    第二天,江萝在游乐场门口见到了宋时微和苏寒他们,苏寒穿着干净的衬衣,熨烫得一丝不苟,尽显清秀温润的气质。

    他一向是个温和的人,和他相处,虽然平平淡淡,波澜不惊,但是很舒服惬意。

    不像某个人,三两句不到就要惹她生气。

    今天虽然没有阳光,但天气十分燥热,闷轰轰让人透不过起来。

    门口有穿着小企鹅毛绒公仔套的工作人员,跟小朋友们合影留念,江萝也迫不及待地跑过去,靠在小企鹅身边,让宋时微用手机给她拍照片。

    他们几个在游乐场玩的很疯。

    哪怕苏寒对有些游乐设备,诸如过山车和大摆锤感到害怕,但还是舍命陪君子,陪女孩们通通玩了个遍。

    黄昏时分,宋时微借口说有事,要提前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把孟纤纤拉走了。

    江萝坐在花园椅边袖子,回复着爸妈发来的生日快乐的讯息。

    苏寒买了蛋卷冰淇淋,递给女孩们。

    看到冰淇淋,江萝愣了一下,微笑着接了过来:“谢谢。”

    “怎么了?”苏寒敏感地察觉了她的情绪。

    “以前,也会有一个人在我不开心的时候,请我吃冰淇淋。”

    苏寒笑了下:“是那天晚上喝醉酒的那个男孩吧,听李政说,他是你前男友。”

    “嗯。”

    “你想跟我聊聊他吗?”

    “他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男生,我们关系一直很好。”江萝吃着蛋卷冰淇淋,凉丝丝的甜意在舌尖漫开,“有一次,我和爸爸爆发矛盾,他跟我说不要看男人说了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我太钻牛角尖了,明明他是那么骄傲倔强的一个人,我一定要逼他跟我认错低头。”

    即便他不肯放下骄傲,但他还是她心头第一无二的珍宝。

    谁都不能替代。

    苏寒轻轻啧了一声,无奈地说:“是我来的太晚了,如果早点遇到你,或者在第一次打台球的时候,找你要一个联系方式,就好了。”

    “抱歉啊苏寒,谢谢你今天陪我玩。”

    苏寒知道这就是婉拒了,但他这么多年的企盼,他不想轻易放弃:“我们来打个赌吧,从现在直到晚上八点,如果他还是不肯向你低头,你就不要等了,彻底和他断了,看看身边其他人,看看我。”

    江萝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六点半了。

    苏寒陪她去肯德基吃了饭,又在游乐场里逛了一会儿,燥闷的空气被一阵狂风驱散了,似乎将有一场暴雨即将来袭。

    江萝时不时低头看看手机,他头像始终没有动静,短信也没有,她的心湿湿的,眼睛也是湿湿的。

    那只小企鹅一直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和小朋友们挥手道别,因为快下雨了,游客们也陆陆续续地朝着大门走去。

    苏寒说:“快下雨了,我送你回去吧。”

    江萝摇了摇头,看着远处的摩天轮,对苏寒说:“其实今年生日想来游乐场,是因为以前答应了某个人,要陪他去一次游乐场。”

    苏寒沉默地听着。

    “所以,苏寒,谢谢你,但是对不起,我已经有很喜欢的人了。”

    苏寒没有勉强,知道她有情绪需要消化,给了她独处的时间。

    他一走,小姑娘的心态就有点绷不住了,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过往的回忆片段,一幕幕在脑海里涌现,祁盛对她的好,他坐在她的自行车上,问她要不要一起回家,他们牵着手走出小巷,他说当小胖妞没什么不好,他不介意女生的长相,他还在她最胖乎乎的时候背过她,说一点也不重…

    好像…真的弄丢了好喜欢好喜欢的人。

    那些年少的青葱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江萝低头淌着眼泪,一瞬间又变回了曾经那个脆弱玻璃心的小猪猪。

    企鹅公仔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做出各种滑稽的动作,试图逗她开心。

    她擦了擦眼泪,笑着说:“快下雨了,你怎么还没有走呀?”

    “热不热呀?你穿这个衣服好厚哦。”

    小企鹅不回答她,只是陪伴在他身边,倾听她说话。

    “我以前也总是穿着厚厚的衣服,把自己包裹起来,夏天真的好热好热。有一个人把我从套子里救了出来,让我痛快地呼吸。”

    “他一直对我很好,可能,是我不好。”

    小企鹅指了指远处的摩天轮,江萝问它:“你要陪我去坐摩天轮吗?”

    它点了点头,一人一鹅来到了摩天轮下,但因为即将下雨,摩天轮已经不再接待客人,他们站在绝大的转轮之下,望着它,摩天轮五彩的霓虹光焰笼罩着小姑娘柔美的脸蛋。

    “他从小的愿望,就是希望有人陪着来游乐场玩,上一次深海市,我没能陪他去一次欢乐谷,后来就再没有机会了。”

    “从小到大,他爸爸妈妈从来没有陪他去过游乐场。”

    “我每一年生日的愿望都与他有关,今年,我想帮他实现心愿,但他不肯来。”

    小姑娘闭上了眼,泪水淋淋漓漓地流淌着,“今天以后,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他。”

    江萝摸出手机,给祁盛打电话。

    “灰色的天,你的脸,爱过也哭过笑过痛过之后只剩再见~”

    王心凌《第一次爱的人》铃声欢快又悲伤地响了起来,江萝诧异地望向身边的小企鹅,小企鹅手忙脚乱地摸手机。

    小姑娘诧异地走过去,一把摘下了他的企鹅头套。

    五彩的霓虹灯光下,少年五官英俊,脸颊泛红,呼吸都乱了。

    一瞬间大雨倾盆,模糊了两个人的眼睛。

    “祁盛,你在干什么啊?穿成这个样子!”

    祁盛转身,狼狈地就跑开,大雨中,女孩冲他喊了一句:“跑什么啊你!”

    少年跑了几步,顿住了脚步,低着头:“我是胆小鬼…”

    大雨中,两个人都淋成了落汤鸡,江萝愤声喊道:“就这么开不了口吗?”

    祁盛转过身,遥遥地望着她:“我喜欢你!江萝,我好喜欢你!是不敢开口的那种喜欢,是想余生都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笨蛋。”小姑娘用袖子擦着眼泪,“祁盛笨蛋。”

    “以前我跪下来求妈妈不要走,她还是走了,19岁生日那晚我也求你不要走,你也走了,你让我怎么说,我不想一输再输,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江萝朝他跑了过去,跳起来抱住了他,挂在他身上。

    祁盛愣了几秒,用力地抱住了她,宛如捧着世间的珍宝,他将湿漉漉的脸庞埋入她温暖的颈项里,深深地呼吸着。

    “我明明回来了,你还是不开心。现在…现在我有人陪了,你又追过来干什么。”

    “我知道你有人陪了,但我想成为陪你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他附在她耳畔,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我想陪你长大,陪你毕业,陪你结婚,陪你度过余生…陪在你身边直到生命终结。”

    她心疼地捧着他的脸,任由眼泪和雨水模糊视线。

    她吻了吻他湿漉漉的薄唇——

    “祁盛,我最喜欢你了。”

    作者有话说:

    剩下的甜甜的恋爱章就放在番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