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山渐青

    她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刚刚射过的性器还未疲软,依旧精神地杵在她臀缝里。晏祁待呼吸沉稳了一些,拿出帕子给她擦干净乱淌的精液,这才贴上去,“怎么了?”

    “为什么要拿出来呀。”祝听寒真有些生气了,这不是平白浪费了么……抿住唇,没说出口。

    晏祁笑了笑,吻过她泛红的眼尾,“你喜欢我弄在里面?”

    她兀自琢磨过一阵,咬唇,耳后直直热上来———

    “我给你生个孩子,如何?”

    随后,祝听寒头一次在他脸上看出一丝痴愣之色。

    晏祁盯了她许久,“你是这样想的?还是母妃催你了?”

    她摇头笑着说:“我昨日见了皇太孙,觉得有个小人儿也挺有趣的……”

    见他没反应,“你不喜欢小孩子?”

    “不是,没有。”只见平时喜怒从不形于色的人,此刻炽热的目光中似有火星迸溅,狠狠灼烫了她。

    他杀戮无数,自知孤寡一生也是他应得的,更遑论上天已经待他不薄,让他如愿能与她携手,他还有什么不满足,哪还会再肖想其他更多。

    如此一生,他已知足。

    未曾想,听寒还愿意给他更多。

    一直以来,他好似一块冷木,听寒好似一团明媚火焰,时刻让他感受暖意,渐浓渐炽,也让他越来越不安,怕到最后火焰焚烬一切美好与温度后还是会离开。

    祝听寒看出他的惊喜,料想他也是喜欢的,放下心来,偎到他胸口轻轻地说,“只是我倒喜欢先有个女儿,太子妃说男孩子总要调皮一些,养起来十分吃力,不像女儿,女孩儿都是天生就会心疼人的……”

    晏祁深深动容,一语不发地握着她的手。祝听寒絮絮叨叨说着自己的想法,说孩子最好相貌像自己,性子得像他,晏祁倒觉得性子也得像她,招人喜欢。

    未留给他二人第二次造人的时间,天色隐约发白,叫起的婢女来了,轻轻扣了扣门,提醒晏祁该起了。

    祝听寒赖在被窝里,看着他穿戴整齐之后才让人送热水进来,一打开门,立刻有绒毛似的细雪从门口飘进来,初雪过后,这是今年第二场雪。

    他昨日三更才回,那时天气阴冷至极,就料到要下雪,竟一夜之间堆起了厚厚一层雪毯,罩得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晏祁转头对她说下雪了,纱白的床帷之后,她闭着眼又陷入熟睡,美丽如淡墨绘出的人儿,斑驳光影中一片静好。

    -

    酣眠无梦。祝听寒睡到天昏地暗,午前锦秋来叫她,怎么也叫不醒,一摸额头,烫得吓人,赶紧去叫了太医。

    又是一场猝不及防的风寒,好在病势并不急沉。太医给她诊了脉,开过药,祝听寒醒来时就看见白胡太医拿着药香将她从头到脚熏过一遍,那苦涩深重的味道让她更昏沉了,喉间干涩得像燎过火。

    晏祁下了朝,急匆匆从宫里赶回来。看见床上病恹恹的人,笑着问她夜里还要不要不安分。

    他觉得一定是夜里折腾时不小心受了凉,但其实每年换季降温时她都是要病一场的,祝听寒头疼得厉害,裹在厚厚的被褥间,无力反驳。

    只听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晏祁褪了外袍进被窝,祝听寒自觉靠过来,在他的胸膛里取暖。

    她闻见晏祁衣襟上已经沾染到了她身上的药味,特别淡,在他体温的烘烤下变得清冽。她曾特别讨厌自己身上的药味,腰间常挂着香囊,可惜香囊也盖不住浸到骨子里的清苦味道。

    晏祁反倒很喜欢。

    他在想事情,手放在她腰后,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捻玩着她长及后腰的发尾,又低下头,在她发心落下一吻,闻见草药的清涩,埋到她颈间深嗅。脸贴到她颈间的皮肤,体温灼人,像是下一秒就要在他怀里融化了一样。

    “快些好起来。”他凑在她耳边说。

    祝听寒半醒着,嘤咛着回应。

    晏祁尽职尽责,在她床边伺候了三天,祝听寒未辜负他的用心,好转得很快。

    这日太医来给她诊脉时,祝听寒屏退其他人,偷偷问了一句,为何自己的肚子迟迟没动静?

    这段时间晏祁在家,他们夫妻之间和谐又频繁,不该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太医捋了捋胡子说,“王妃天生体弱体寒,受孕确实会比其他女子困难许多……”

    她身影一僵,“那我该如何调理,可有法子?”

    最后太医给她做针灸,那长长的细针看着就发怵,所幸只是扎在手上,约莫半柱香时间才好。

    太医还给开了副药,要她每天按时吃,只有慢慢先将身子养好了,才有受孕的可能。

    她站在铜镜前,看着镜中人一把细骨头,看上去就是比一般人要柔弱,这段时间养胖了些也还是消瘦,怎么看也不是好生养的模样。

    她想起那日和晏祁说的话,倒是恼自己把话说得太早了,也不知到头来能不能给他生个一女半儿。

    等锦秋端来那碗药,一口下去苦得她险些全部吐出来,比她吃过的所有药都苦。

    晏祁回来便看见她拧巴着脸,刚刚把药碗放下,询问喝的什么药她也不说,只是抬手抚上他衣襟,心事重重地抚平上面一道淡淡的褶痕。

    晏祁覆上她手背,带着她出门。

    今日太阳出奇得好,路上的积雪都染上阳光的暖色。足履踩雪,有沙沙的声响,印下一大一小的两列脚印。

    晏祁今日来了闲情逸致,竟有时间陪她踏雪,两人牵着手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最后立在湖边,看结上冰的湖面。

    晏祁将她身上厚绒绒的斗篷裹紧了一些,瞧着她还有些苍白的侧脸挨上那柔软细腻的雪白兽毛,更是我见犹怜,玉雪堆成一般。

    听寒正犹豫要怎么把太医的话传达给他,看他那日出神期待的模样,这会儿听了这话,不知该有多失望。

    倒是晏祁先开的口:“觉得药苦就不要吃,好不容易病好了还去吃药做什么。”

    听说还扎了针,晏祁真想拔了那老头的胡子,一个好好的人要这么折腾……

    “我的孩子必须懂事,若是懂事,就不会让她母亲吃足苦头才能将她迎来;若是懂事,自己就会来。”

    他说,“不懂事的不要。”

    一阵风卷起她脸侧的发丝,干冷的空气刮过她的皮肤,让她忍不住眯起眼,睫毛如鸦蝶般扇了扇翅膀,如此冷的天气,因他一句话,自心底晕出一阵暖意。

    她笑着说,“孩子听不听话还不知道,但她的父亲定是不好相处的。”

    晏祁也难得勾起一抹笑,伸手将她揽过。祝听寒再受不到一点阴冷的风,全凭他襟袖间淡淡的木质兰香充盈了她的天地———

    “我只疼爱我的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