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幻想过分开,没想到是狼狈的

    棠宁清醒了,自己现在已经对陆鹤行动了真心。

    所以她更要及时刹车。

    劝他不要再和自己这样的人有牵扯,她是真心的。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从热吻到各个姿势的性爱,他们都试了一遍。那晚,垃圾桶里都是用过的避孕套,棠宁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连大腿内侧都是他留下的红痕。

    像是一种无形之中的默契,他们都觉得没有下次做爱的机会了。

    但偏偏,棠宁第二天走的时候,陆鹤行对她依旧体贴温柔,她对陆鹤行也同样,撒娇埋怨,像以前那些大小姐脾气,样样不差地落到他身上。

    好像什么都没变。

    6月2号,棠宁如约参加棠婷的生日会,给她带了份昂贵的礼物。

    生日会选在一家KTV,棠婷订了间豪华包厢。棠宁进去,发现来的都是班里的女生,没有一个男生。

    其实棠宁和她们都不熟,男生来还是女生来,还是他们都来,对她都没有差别。

    见到她,棠婷热情地迎上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的位置。棠宁对棠婷的印象还可以,这段时间,她觉得她是听话懂事的。

    “生日快乐。”棠宁把提前订的奢侈品牌手链送给她。

    棠婷眸色亮起,笑意无害:“谢谢姐姐。”

    手链的包装袋上面有极其明显的logo,旁人只要一查就能知道手链的大概价格。班里女生本就对棠宁有意见,此时看她大摇大摆的送奢侈品,各自脸上都带有讥诮之色。

    棠婷乐享其成,脸上始终带着意味不明的笑,紧紧拉着棠宁的胳膊,突然来了一句:“你来了,班长怎么没来啊?”

    棠宁一愣,扭头看她:“为什么这么问?”

    下一秒,棠婷翘起的嘴角缓缓落下,眼睛里也没了笑意,“没有啊,我就是问问,如果他来了,我想和他表白,我喜欢他很久了。”

    她故意当着班里女生的面说出来。

    大家也是刚知道,知道她喜欢陆鹤行,纷纷恭维她起来:“要叫他过来吗?我觉得你直接表白,肯定能成功。你这么漂亮,家境还好,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句话相当刺耳,棠宁想和她们撕破脸。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不想让棠婷再在陆鹤行身上执迷不悟,她冷淡开口:“别喜欢了,他配不上你。他家里很穷,和你在一起,你爸妈该说他凤凰男了。”

    她见过所谓的堂叔堂婶,明明家里有钱,却像暴发户一样市侩刻薄。陆鹤行要是真和棠婷在一起,以后肯定是受气包的角色。

    闻言,棠婷十分不认同,口吻故作无辜:“那姐姐为什么能和他交往?”

    “……”

    棠宁愣住。

    瞬间,不知道这个内情的其他女生面面相觑,一副被爆炸新闻轰炸的惊呆模样。

    棠宁是有虚荣心的,在学校喜欢特立独行的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在家里也扮演乖巧女儿享受父母对她的溺爱,棠婷这句话说出来,会毁了她营造许久的形象。

    她不能承认,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粉唇勾起,棠宁终于察觉对方来者不善,怪不得找来的都是女生,原来是鸿门宴。

    “没交往啊。”她语调懒洋洋的,“我知道他配不上我,不像你,上赶着追,失败了就过来欺负姐姐。”

    棠婷表情只是微怔,很快就反应过来,“我拍到你们去酒店的照片了,你要我发给大伯大伯母吗?还是发到咱们学校的贴吧?让大家分析分析,你们关系真的纯洁吗?”

    原以为这会给棠宁致命一击,没想到,她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笑容恣意:“玩玩儿罢了,他听话,我就多玩几天。不听话,我就换一个。你不也处对象么,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叔叔婶婶管吗?”

    “……”

    棠婷语塞。

    棠宁只是和陆鹤行有关系,但她不一样,她处过很多,每一任都睡过。爸妈指着她将来商业联姻,要是知道她小小年纪就阅人无数,肯定会打骂她。

    可又不想在这个堂姐面前落了下风,正犹豫间,她看到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男人。

    她眼睛一瞬间亮起,故作无辜:“班长?你怎么来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门口方向。唯独棠宁,她不敢,也不想。

    在众人惊慌和猎奇的目光中,陆鹤行路线径直,走到扭头不看他的棠宁面前,语气沉静:“你喝酒了?”

    在他面前她有点羞愧,在这些人面前她要面子,两种情绪纠缠在一起,她语气不耐烦:“没喝,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她说话的时候脸终于转过来,陆鹤行才能看清楚,她脸上确实没有起红斑。

    棠宁把话说这么明白,陆鹤行还不走,一直看她的脸,让她倍感无地自容。越心虚,她越无礼:“你和我们这样的人不一样。”

    他可以光风霁月,可以圣洁高雅,但他们不是,他们挥霍无度,顽劣放浪,有资本犯错,也不吝卑鄙。

    本来就是两条线。

    陆鹤行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从始至终都很平静。

    可他的淡定将棠宁衬得愈发自卑,不顾一切地开口:“其实我早就腻了,今天说明白也好,散了吧,没意思了。”

    话音作罢,陆鹤行兜里的手机响起铃声。

    见是很少给他打电话的姨妈,他侧身接听。对方只是说了一句话,他就转身跑出去,看都没看身后女孩们的闹剧。

    结束了。

    棠宁早就幻想过自己和陆鹤行分开的画面。

    却每次都想不出合适的方式。没想到,是以今天这种难堪的方式。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同样愣住的棠婷,笑着开口:“得不得男人的喜欢,就欺负女人,好low啊。”

    棠婷气得脸红。

    不光光是对男人的喜欢,她从小备受爷爷奶奶宠爱,长大后棠宁却成了他们面前的香饽饽,她心有不甘,早就想压过她一头了。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不行。

    棠宁命真好啊,不用优秀,就总有人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