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你做的好事啊(免费,求珠)

    李萌萌被吓得还往后倒退了两步,随后才再次大步往前冲来。
    她将门一甩后,立马抬手指着夏寒,瞪着眼眸子在那边惊呼着:“你、你、你……你怎么会在陆行哥的房间里!你怎么会睡在陆行哥的床上啊?”
    李萌萌简直觉得晴天霹雳。
    昨晚她把夏寒灌醉,就是想让她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好好的睡着,由她来挖陆行的墙角,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结果,她被赶出了门不说,现在反而还给夏寒做了“嫁衣”了?
    李萌萌简直觉得自己快要气到昏厥了,她都止不住的两眼向后要翻去,赶紧的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再次放下手,朝着前方看去。
    她还以为自己只要缓缓,刚才在陆行床上看见夏寒的画面会消失,不过是她的一场幻觉而已,然而,并没有!
    夏寒拎着自己的睡裤,都有些紧张。
    幸好李萌萌敲开门探进脑袋的速度也快,否则的话,她都要掀开被子,岂不是要被她看到自己里面压根就没穿内裤,光着下半身的画面了。
    她默默的将被子又往腰上拢了拢,正想着该怎么解释自己跟陆行昨晚发生的事情,就听着陆行的说话声从卫生间里冒出。
    “你昨晚做的好事。”
    “谁?我?”
    李萌萌一看到陆行就两眼冒光,但同时整张脸又红了一个通透。
    她都不好意思去回想自己昨晚撩着衣服想要将奶子送到他嘴边给他吃,结果反被他用衣服一套,给推出了屋外的画面,实在是有点太令人羞耻了。
    陆行看到李萌萌又想起昨晚她做出来的那些没脑子的事情,心底也有些火气在漫延。
    不过在他眼里,李萌萌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傻妹妹,他也懒得跟她计较那些蠢事,只要别再有下一次就好。
    “你把夏寒灌醉,她把自己的被子都吐脏了,晚上怎么睡?”
    “那她也不能睡你这里啊!”
    “为什么不行?我们现在是交往状态。”
    “交、交往!你们……你昨天才准备追夏寒姐的啊?”
    “对啊,她答应了,你灌了酒,我哄了两句她就答应了,当然谢谢你做的好事。”
    “你、你……她、她……你们!夏寒姐,你也太随便了,怎么能陆行哥随便哄两句就能答应他呢!”
    李萌萌简直快要哭了,让呆坐在床上的夏寒欲言又止。
    她怕自己说出她也早就喜欢陆行的话,会给李萌萌再次带来打击,看她现在这样子就已经要承受不住了。
    最终,夏寒闷声叹了一口气,听着陆行在一旁对李萌萌下着逐客令:“下次我的房间不要随便进,你赶紧出去,她要穿衣服,我还要收拾外面乱七八糟的桌子。”
    陆行也真的是服了。
    李萌萌就跟住在院子里似的,他不过是开下屋门通通风,她倒是进来的速度快。
    眼看着陆行伸手就要朝着她赶去,李萌萌赶紧的用力一吸鼻子,闪身朝着夏寒冲来,惊的夏寒赶紧将被子往腰后围着,把自己的下半身裹的严严实实的。
    “你们……做了吗?”
    “你说什么?”
    “我说!”李萌萌吼了一声,又立马哑了后,弯腰低头捂着嘴,显得神神秘秘的冲着夏寒轻声的问着:“你跟陆行哥昨晚有做爱吗?你让他上了吗?”
    这小姑娘,怎么会突然之间就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夏寒都给李萌萌惊的脸瞬间绯红。
    她张了张嘴,最后,竟然还无声的点了点头,做出了回答!
    夏寒其实潜意识当中也有些私心,想要对陆行宣告所有权,不希望李萌萌继续惦记着不可能的他,所以才会点头回答这个令人害羞的问题。
    李萌萌一看她那样子,又气到上了火,直在那边跺着脚,两眼泪汪汪的在剜着夏寒看着。
    “可以了,赶紧出去,我们等会儿还有事要忙,你别在这里闹事。”
    陆行过来逮李萌萌的时候,她倒是来了点骨气,用力的一哼,两手一插兜,吼着:“我自己走!我才不稀罕你!”
    她在转身的那一瞬,后背影又僵了一下,转身朝着夏寒丢了一样东西,才拔腿往外跑去,还故意的撞了陆行一下。
    在出了房间门之后,她又折回来,冲着夏寒吼着:“夏寒姐,记得吃了!”
    下一秒,夏寒就看着陆行已经将李萌萌探进半颗的脑袋给推了出去,然后背手将房间门给关上了。
    屋内,夏寒看着刚才李萌萌丢给自己的那一个小盒子,有些迷茫的很。
    低头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字,脑子更加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李萌萌搞什么?怎么会随身携带紧急避孕药这东西?
    不过正好,她需要这玩意儿,昨晚虽然将陆行射进去的精液都努力冲洗干净了,可还是有些觉得小怕在的。
    夏寒赶紧的将药吃了,套上裤子走出房间,到处张望了一下,看着正在收拾餐桌的陆行,问着:“李萌萌呢?”
    “走了,她刚才丢给你什么东西要让你吃了?”
    “没什么,一颗糖而已。”
    陆行挑了挑眉,眼底的狐疑并没有完全散去。
    不过细细想想李萌萌的性子,一惊一乍的,小孩子一样,会转眼给夏寒糖也不奇怪。
    “你今天是真的让李萌萌伤心了。”
    “你难道希望我跟她不清不楚,给她点盼头?脚踩两只船?你果然是穿上裤子就不认人,夏寒,你真伤我的心。”
    夏寒对陆行皱起的眉眼表示淡然,就他那说话缓缓悠悠的口气,哪里有真的伤心的样子。
    陆行是一个极其自信的男人,表面表现的对所有事情都不争不抢无所谓,一切看淡的模样,可实际上,他对所有事情都在尽可能的做到掌控在自己手中的。
    夏寒懒得跟他扯嘴皮子,扬了扬眉眼,显得精气神极好的说着:“我去洗漱收拾东西,等下就出发。”
    ————   来自作者的碎碎念————
    李萌萌其实就是一个逗比,她又觉得没有挖不动的墙角,又觉得不能插足人家的感情
    这本书当初开的时候,其实我是准备最后再试一本
    然后没想到这本书的数据没扑到死,让我觉得还能再挣扎一下
    我没那么自信,所以书的定价一压再压,免费的章节也挺多,看到有那么多大宝贝觉得还算好看,我真的挺开心的
    新书期要过了,也没想到会在新书榜挂了那么久,依旧要谢谢大宝贝们的支持
    希望下榜之后数据别掉的太惨,珠珠能快点攒到读者推荐的榜单
    再次感谢我的大宝贝们